經典老歌 千百惠《走過咖啡屋》現場唱,超級好聽

搞笑段子大集合2020-05-27 09:52:43

第1章 借體重生

身下是一種松軟的感覺,鼻端傳來一股若有若無的藥香,蕭南離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一個十七八歲長相明艷的女孩,正雙手支頤趴在蕭南離眼前,一見蕭南離睜眼,高興地向后叫道:“爸爸,他醒了!”

“哼,就你好心,現在救完人反倒被人訛的事兒還少嗎?找麻煩!”藥柜后,一個五十多歲的矮胖男人不悅地哼道。不過,卻也挪到了蕭南離的面前。

“倒也命大,那么慘烈的車禍,這小子竟只受了些腦震蕩?!蹦腥朔戳艘幌率捘想x的傷勢,嘖嘖說道。

“不只是腦震蕩!”蕭南離掀開被子就坐了起來,順手拿過了床邊的一盒針灸針,取出了三根三寸長針,手指疾點,分別刺入了自己的百會穴、神庭穴和人中穴,手指輕捻,三根三寸長針竟全數落入腦內。

“???你干什么?頭上怎么能用這么長的針?”女孩驚聲叫道,驚懼地捂住了自己的小嘴。

“喂喂,你要自殺也別在我的診所里哦!出了人命,我可付不起責!”中年男人臉色大變,急忙叫道。

“放心,我死不了!”蕭南離一邊說著,一邊手指輕彈三根鋼針的尾部,鋼針竟然以一種奇特的頻率震蕩起來了。

而且,針的每一次震蕩,都帶動了穴位處的震動,漸漸地那三個穴位竟浮現出一種奇特的粉紅色,而后那粉紅色,漸漸地沿著督脈蔓延下來,一會兒工夫,一條粉紅色的細線,就清晰地出現在了蕭南離的臉上。

“???爸爸,怎么出紅線了?”女孩驚訝地叫道。

“喂喂,你別亂搞了??!再這樣,我,我報警了!你要是有個好歹,可不關我啥事啊?!蹦腥思泵μ统隽耸謾C。

“哼,沒想到中醫竟然沒落到了如此田地,連如此神妙的四象針法都沒有人認得了?!笔捘想x心里一聲冷嗤,不禁想起了記憶中這具身體前任主人的悲催記憶。

沒錯,蕭南離是借體重生的,前世的他是個修士,玄醫門的第12代門主,眼見就要得道飛升,卻死于仇家的暗算。

而這具肉身的前主人,叫蕭逸,本是海城市一個有頭有臉的大家庭的孩子,但是身份有些尷尬,是其母親酒后亂性的產物,連父親是誰都不知道。

前些日子,一直鐘愛酒精和毒品的母親,終因毒品攝入過量而死。這個一直被視為家族恥辱的蕭逸,也就成了大家的眼中釘肉中刺。

蕭逸不堪忍受眾人肆意的污蔑和欺侮,很光棍地留下了一句“不食嗟來之食”,就沖出了家門。

花光了身上的最后一分錢,被房東無情地趕出了出租屋,本想去女友朱紅那里暫住一夜,卻悲催地正撞見女友劈腿。

萬念俱灰、悲痛欲絕的他失魂落魄地走在大街上,被一輛疾馳而過的汽車撞了個正著,腦部嚴重淤血,死了過去,被魂魄僥幸沒死的蕭南離附了體。

此刻,蕭南離正是在用四象針法絕技打通腦部經絡,排除淤血。

留針的時間差不多了,蕭南離從上而下,依次拔出了鋼針。

當人中的鋼針拔出的那一刻,蕭南離的鼻孔中兀然流出了兩行黑色的帶著血塊的淤血。

“呼,這下應該沒事兒了!”蕭南離活動了一下腿腳,站了起來。

“咦?這是腦子里的淤血?”男人瞪著眼睛,驚訝地問道。

“不錯,你此刻倒是有幾分見識!”蕭南離點了點頭,看了看墻上掛著的醫生營業執照,轉身看著男人問道,“你叫秦光明?是這家診所的中醫?”

“是,怎么滴?告訴你,是我女兒曉月救了你,要不然啊,現在你恐怕早就歸西了?!鼻毓饷鲹炝税岩巫哟蟠筮诌值刈?,翹起了二郎腿說道,“診費呢,你就看著給,感激的話,也就不用說了?!?

“爸爸!你怎么只知道錢?”秦曉月聽了老秦的話,很是有些難為情,不悅地跺了下腳,叫道。

“廢話,死丫頭,我不圖錢還開什么診所?你以為真要懸壺濟世???現在這世道多難???物價飛漲,相信中醫的人越來越少,你老爸我省吃儉用了二十多年,才供得起你念了個醫科大……”老秦劈頭蓋臉地說道。

“好了好了,就知道你會說這些?!鼻貢栽虏粣偟鼐锲鹆诵∽?。

“喏,天色不早了,我們診所也要關門了,你呢,既然沒事兒了,付了診費就趕緊走吧?!崩锨貙κ捘想x下了逐客令。

“我沒有錢!”蕭南離就施施然在老秦對面坐了下來,淡然說道。

“什么?你沒有錢?哎呀,造孽啊,真是世風日下啊,我女兒救了你,你卻好意思賴我們的診費?”老秦馬上跳腳叫了起來。

“爸爸,我們又沒有做什么,不過是把他扶進來躺了一會兒而已,沒有錢就算了吧?!鼻貢栽伦叩搅死锨馗?,瞪了他一眼說道。

“什么叫沒有做什么???我沒觀察他的病情嗎?要沒有我的監護,沒準他早就掛了!”老秦跳著腳說道。

“得了吧,就你那醫術?”秦曉月絲毫不給老爸面子,轉身對蕭南離說道,“沒事兒了,你走吧,別理我爸!”

“你個死丫頭!我這診所啊,早晚要敗在你手上!”老秦氣呼呼地叫道,但是終究卻也沒有堅持向蕭南離要診費。

豈料,蕭南離卻動也沒動,聳了下肩膀說道:“我也沒地方可去!”

第2章 奇怪的心臟病癥狀

“什么?難不成你還賴在這里了?”老秦這下真生氣了。

“我身無分文,被房東趕了出來,想去女朋友那里去混一夜,女朋友卻劈腿了,你救了我,我只好留在你這兒了!”蕭南離語氣平淡地說道,絲毫沒有想站起來的意思。

“造孽啊,造孽,曉月,我和你說過多少次了,人不可以亂救,你看看,你看看,你到底是弄了個麻煩回來?!崩锨匾贿厰德渲畠?,一邊果斷地拿起了電話,撥打了110,“喂,派出所嗎?我診所里來了個賴子,治病不給錢不說,現在還賴在這里不走啊,對,對,就是桃山街濟世堂,好嘞,您快點來啊?!?

說完,啪地掛斷了電話,也不和蕭南離再說什么,矮胖的身體踱到了診所門口,只等著警察上門了。

“爸爸,你何必報警呢?有事兒不會好好說嗎?”秦曉月急的臉色通紅。

蕭南離眉毛挑了一下,本想就留在這里修煉玄醫真經,以醫入道,順便提攜一下這父女倆,以自己玄醫門的絕技,隨便傳個一手半手的,也夠這父女倆榮耀一生的了。哪知,老秦卻根本不知好歹。

“罷,罷!無福之人,不可點化。倒是這女孩不錯,來日要是有緣再見,自然要給她些好處的?!笔捘想x打定了主意,站起身來。

可是,剛一起身,診所門前就匆匆走來了兩人,其中一人是被同伴攙扶著來的,不時地發出一聲聲的痛呼。

“秦叔,快給我爸看看,肚子疼的不行了,我媳婦去打車去了,這會兒不好打車,你先給看看?!币粋€三十多歲的青年,扶著病人急匆匆地進了診所,一邊走,一邊叫道。

蕭南離心里一動,不由得暗嘆道:“冥冥中自有天意啊,看來我和這家診所,確實是有緣?!?

老秦卻已經幫著青年把病人扶到了病床上,一邊急迫地大聲問道:“胡三,我說老家伙,你這是咋了?”

被叫做胡三的老人卻已經疼得上氣不接下氣,根本說不出話來了,頭頂的冷汗滴滴答答地淋漓而下,臉色慘白慘白的。

“胡三,堅持住啊,我給你扎兩針試試?!崩锨鼗琶δ贸隽酸樉尼?,一針就捻入了病人的中脘穴,此穴乃是治療腸胃不適的第一大穴。

隨后,下脘、關元、足三里、上巨虛等幾個大穴也都下了針。

可是,胡三卻依然疼得滿身冷汗,并且臉色越來越蒼白。

“怪了,不管是什么胃腸疾病,這幾針下去,也應該有點效果???”老秦見了毫無好轉的胡三,頭上也見了汗,小聲嘀咕道。

撓了撓頭,剛想再下針,卻被旁邊伸過的一只手阻住了。

正是蕭南離一探手,三根手指搭上了病人的手腕,把起脈來。

“喂喂,你別跟著添亂??!”老秦見蕭南離出手,氣呼呼地叫道。

蕭南離卻充耳不聞,搭完了脈之后,伸手就把老秦扎的幾根針一一拔了出來。

“喂,你這又是干什么?胡三要是有個三長兩短,可都是你的責任??!”老秦被蕭南離拔了針,老臉一紅,禁不住叫道。

蕭南離依舊沒有理他,熟練至極地把手里的針重新刺入了病人的人中、膻中、內關幾穴,之后再度以那種特殊的手法在針尾輕輕地一捻,針灸針就在大家詫異的目光中,震蕩起來。

胡三的督脈、任脈、心包經位置漸漸地出現了四條粉紅色的細線。

“???我爸身上怎么出紅線了?”胡三的兒子嚇得一聲驚叫,“秦叔,這是誰呀?行不行???不懂可別亂來?!?

老秦這時候卻出奇地沒有打擾蕭南離,而是沖著胡三的兒子悄悄地“噓”了一聲,示意他閉嘴。

胡三的兒子剛想出言再問,卻發現,隨著那粉紅色細線的出現,老爸胡三竟漸漸地止住了那種聲嘶力竭的痛呼,而且,臉色也漸漸地紅暈起來了。

“咦?爸,你感覺怎么樣?”胡三兒子趕緊問道。

“好多了,好多了?!焙乖诜址昼娭畠?,由原來的垂死掙扎,到現在竟然能出聲講話了。

“??!神醫??!神醫!”胡三兒子不可思議地驚嘆道。

老秦眼珠子滴溜溜地轉著,臉色陰晴不定,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過了大約有五分鐘,蕭南離拔出了針,扶著胡三坐了起來,說道:“你的心臟病很嚴重,得抓緊治了?!?

“???什么?心臟???我爸明明是肚子疼??!”胡三兒子聽了蕭南離的話,驚訝地問道。

“就是啊,明明是肚子疼,你怎么扯到心臟上去了?”老秦終于逮到機會說蕭南離了,梗著脖子問道。

“說你無知,你還真是淺薄,可曾聽說過心腹相連???心臟和小腸互為表里,這么簡單的道理,你都不知道?難怪你的診所門可羅雀?!笔捘想x拍著老秦胖胖的肩膀,毫不客氣地說道,“這個病人雖然表現為肚子疼,實則是心臟病,學著點吧,老秦?!?

老秦被蕭南離說的再次老臉一紅,不過,卻也沒反駁,而是涎著臉問道:“那你剛才那種針法,是什么?”

“四象針法,可曾聽說過?”蕭南離笑著說道。

“四,四象針法?”老秦差點沒一跤跌倒,可是馬上卻叫開了,“你鬼扯什么?四象針法失傳了上千年了,根本就是傳說中的東西,你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

第3章 伙計

“你就是無知者無畏??!”蕭南離冷笑著搖了搖頭。

胡三卻在兒子的攙扶下走了上來,胡三的兒子連聲道謝。

胡三也說道:“老秦,不管是不是四象針法,你新招的這個小醫生,肯定是有真本事的,老秦我說話你別不愿意聽,我個外行都看得出來,小醫生比你可高明多了?!?

老秦氣得齜牙咧嘴的,卻也說不出別的來。

胡三又對蕭南離說道:“小醫生,謝謝你剛才救了我,剛才我是真感覺到要熬不過去了,這條老命多虧了你啊?!?

蕭南離清晰地感覺到了,從胡三頭頂溢出了一絲若有若無的念力,匯入了自己的識海。

“這便是功德之力了?!笔捘想x暗喜道。

要知道,醫道同源,為人治病,乃是天下間最最積攢功德的事兒,古時候,就有很多人是以醫入道,不但在治療的過程中,更加參透人體的奧妙,令修煉變得更加容易,更是可以在將來渡劫之時,大幅度地降低渡劫的難度。

蕭南離的玄醫門更是注重功德之力,玄醫真經的玄妙之處在于,醫治世人時所得到的功德之力會直接匯入識海,壯闊主人的神識,要知道,修道之人,到了后期,很大程度上依賴丹藥,而煉丹最重要的是什么?就是神識的強大啊,神識強大,才能夠覺察到丹爐內的細微變化。

玄醫門也正是因為這一點優勢,而縱橫修真道上千年,門內所制的丹藥,無一不是修真界搶掉腦袋的存在。

這一世,重生在醫館里,蕭南離覺得這是冥冥中的天意。

“小伙子,老秦每個月給你多少薪水???他啊,是個鐵公雞,你這么高明的醫術,在他這兒啊,還真是屈了才了?!焙室馕嬷煨÷曊f道,可是那聲音卻足以讓老秦聽到。

老秦果然立馬跳著腳叫道:“胡三,你個老家伙,剛才沒被閻王爺叫走,現在卻在這里編排我???你個老不死的?!?

“哈哈,老秦,你要是以后不想我編排你,就給小醫生待遇好點?!焙丝躺眢w已經沒有大礙,和老朋友笑著說道。

老秦長了張嘴,本想說“這并不是我的伙計”,可是,眼珠一轉,這話卻沒有說出來。

胡三卻隨即又對蕭南離說道:“小醫生,這次診費要多少?我當面給你?!?

蕭南離還沒等說話,就被老秦搶到了身前:“二百塊,買你一條老命,不算多吧!”

老秦說著伸出了手。

“憑什么給你???你白扎了老子好幾針,老子還沒訛你呢?!焙豢s手,抽出了兩張老人頭,遞向了蕭南離。

蕭南離卻笑著指向老秦說道:“給他吧,他是老板?!?

“哼,又便宜你個老家伙了!”胡三笑著依言把錢遞到了老秦手里。

“胡老,我給你開服治心臟的藥,回去你按時服藥,不出五服,心臟病自愈?!笔捘想x一邊說著,一邊筆走龍蛇,開了一個方子。

回手遞給了秦曉月,笑著說道:“曉月,還不去抓藥?”

“哎!這就去!”秦曉月早已經被蕭南離驚人的醫術震撼得五體投地了,此刻聽到蕭南離吩咐,哪敢怠慢,立馬高興地應了一聲,跑去抓藥了。

胡三父子又對蕭南離千恩萬謝,滿意地帶著中藥離去了。

可是,胡三父子剛走,一陣嗚啦的警車聲就響了起來,兩個警察隨即邁進了店里。

“是誰報的案?怎么回事兒?”老年的警察嚴肅地問道。

“這,這……”老秦看著蕭南離,眼珠子滴溜溜地亂轉,急速地轉動著心思,此刻他可舍不得讓蕭南離走了。

“到底怎么回事兒?”警察再次問道。

蕭南離上前一步,笑著說道:“那賴子走了,沒事兒了,我們三人,一個是老板,一個是老板的女兒,我呢,是這家診所新來的伙計!”

“是這么回事兒嗎?”警察黑著臉問道。

“是的,就是這樣!”秦曉月急忙搶到了蕭南離身邊說道。

老秦默不出聲,卻也沒有反駁。

“以后報警慎重點,害的我們白跑了一趟?!本爨洁炝艘宦?,離開了診所。

“秦老板,你打算一個月給我多少工錢???”蕭南離坐了下去,翹著腿問道。

老秦眼珠直轉,摸了摸下巴,咬了咬牙說道:“一個月八百,包吃住,愿意干呢,你就留下來,不愿意,大門正開著呢,趕緊走?!?

“爸,你也太過分了,現在哪有一個月八百的工資???”秦曉月氣憤地跺腳叫道。

“閉嘴,死丫頭,胳膊肘向外拐著?”老秦喝到。

蕭南離卻站起身來,淡笑著說道:“好,我答應!但是,中草藥要任我隨意用!”

“行,料你能用多少?”老秦聽見蕭南離答應,心里偷笑不已,一個月八百塊,雇了個醫術高明的伙計,這好事,上哪找去?

不過,目光一掃過女兒秦曉月盯著蕭南離的目光,老秦心里一個咯噔,急忙叫道:“還有一點,你不能打我女兒的主意。我可告訴你,有個什么有錢人的公子正在追求我們家曉月呢,我后半生的榮華富貴,可就指望曉月了?!?

“爸,你說什么呢?”秦曉月臉蛋通紅,迅速地瞟了一眼蕭南離。

蕭南離嘴角含笑,卻是笑而不語。

“我說的正經事兒!”老秦一指蕭南離地上的行李,說道:“帶上你的行李,喏,后面兩個陽面的房間,是我和曉月的,北面那個是你的。曉月,晚上記住鎖好房門,知人知面不知心,誰知道他是個什么人呢?”

秦曉月嘟著小嘴,在后面沖著老秦做了個鬼臉,卻是小聲問蕭南離道:“你餓了嗎?我給你做碗面吧?!?

“有勞!”蕭南離點了點頭。

第4章 練體

“好嘞,一會兒就好!”秦曉月豎起了一根白嫩的手指,俏皮地說道。

蕭南離看著秦曉月的背影,笑了笑,就沖著這小姑娘的熱心勁兒,自己的選擇就不會錯,更何況,這里有自己練體期所需要的絕大多數草藥,用起來方便。

拿著行李,蕭南離來到了小北間,一共只有七八個平方的面積,陰冷潮濕。

不過,蕭南離前世還經常在洞府中修行呢,對于居住環境,并不做太多要求,關鍵是靈氣,只是,人界的靈氣普遍稀薄,看來,整個練體期,只有靠草藥來提升境界了。

剛剛整理好了行李,門就被敲響了。

“曉月嗎?進來吧!”蕭南離應到。

秦曉月端著一碗熱氣騰騰的肉絲面走了進來,急匆匆地放在了桌子上,一邊捏住了自己的紅潤的耳垂,一邊叫道:“哇,好熱好熱?!?

蕭南離微笑著看著她活潑的模樣,突然間覺得俗世的生活似乎也不錯。

“蕭大哥,快吃吧!”秦曉月坐到了蕭南離面前的凳子上,兩只嫩白的只穿了拖鞋的小腳一蕩一蕩地說道,“你昏迷的時候,我看了你的證件,你叫蕭逸是不是?”

“嗯?啊對!”蕭南離一怔,是了,以后就得用“蕭逸”這個名字了。

不過,蕭逸就蕭逸,名字只不過是個代號而已,從此刻起,就叫“蕭逸”。

蕭逸挑起了一筷子的面條,放入了口中,前一世辟谷已經很多年了,這一口食物,卻是很多年后的第一口人間美食。

“好吃嗎?蕭大哥?”秦曉月眼睛晶亮,歪著頭問道。

“好吃,呵呵!這是我吃過的最好吃的面條了?!笔捯萜肺吨牢兜拿鏃l,和秦曉月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話。女孩渾身洋溢的青春氣息,讓蕭逸沉靜了幾百年的心慢慢地活絡起來。

“蕭大哥,你真的會四象針法嗎?聽說那針法已經失傳了哦!”秦曉月閃爍著大眼睛,好奇地問道。

蕭逸停住了筷子,問道:“曉月,你是學什么的?”

“學中醫??!”秦曉月偏著頭,理所當然地說道。

“中醫現在如此沒落,你爸爸自己都是艱難度日,為什么還讓你學中醫呢?”蕭逸饒有興趣地問道。

秦曉月嘟了一下小嘴,似乎那是她的習慣性動作,嘆了一口氣說道:“蕭大哥,你別看我爸好像很勢力,很小人的樣子,其實,我爸這么多年很不容易,我從小沒有了媽媽,都是我爸一手把我帶大的,生活艱難,好多人勸我爸關了診所,去干別的,但是我爸卻始終沒有這么做,我爸說,中醫是老祖宗留下的瑰寶,不能扔了傳承?!?

秦曉月頓了一下,繼續說道:“而且,蕭大哥,我告訴你,我們家祖祖輩輩其實都是中醫,只是,在十年浩劫那陣,我爺爺被當作牛鬼蛇神打倒了,一怒之下,燒了所有的家傳醫書,也不準我爸爸學中醫。我爸爸這些半吊子的醫術,都是自學的。我考大學的時候,爸爸只準我報中醫專業,他說要讓我有朝一日振興中醫,把我們秦家濟世堂的招牌再打出去?!?

秦曉月說到最后的時候,眼圈里亮晶晶的,淚光閃動。

蕭逸點了點頭,說道:“不錯,曉月,好好學吧,中醫一途博大精深,將來你會受益匪淺?!?

“蕭大哥,你能教我你的四象針法嗎?”秦曉月小心翼翼地問道。

“自然,我現在是濟世堂的伙計,你就是我的老板,老板要學,我哪敢藏私?”蕭逸難得地開了句玩笑。

其實蕭逸說這話的同時,內心也是唏噓不已,玄醫門創立于三千年前,當年的俗世間,中醫還是盛極一時。哪知道滄海桑田變幻下來,幾千年來功德無量的中醫,竟沒落到了如此田地,竟還有很多別有用心的人,叫囂著要廢除中醫,這讓蕭逸感覺到了一種氣憤。

或許,此次僥幸不死,又重生于中醫館里,該著是中醫要在自己手中重新振興。

別說是曉月,就是任何一個有志于中醫的人,想學四象針法,蕭逸都會毫不吝惜地傳授,這又何嘗不是一種功德呢?

“呵呵,太好了!”秦曉月開心地叫了起來。

隔壁房間的老秦卻是一聲大吼:“曉月,還不回自己屋睡覺去?”

秦曉月扮了個鬼臉,和蕭南離同時小聲笑了起來。

“蕭大哥,你休息吧,我走了?!鼻貢栽抡酒鹕韥?,拍了拍小手說道。

“好!”蕭逸微笑著說道。

可是,秦曉月走后,蕭逸卻并沒有休息,而是來到了前面診所,按照自己心中的一個藥方,抓了一份草藥。

診所里就有現代化的煮制中藥的儀器,蕭逸鼓搗了一會兒,就弄明白了,通了電,把那份草藥統統倒入了儀器。

一連煮了有一個多小時,蕭逸才捧著一碗濃稠的藥汁,回到了自己房間。

盤膝坐到了床上,一仰頭,蕭逸把那赤紅色的藥汁都喝了下去。

并且馬上閉口藏舌,心不外馳,修煉起了“玄醫真經”。

這“玄醫真經”一共有七層,分別是練氣、筑基、金丹、元嬰、化神、渡劫、真仙。

不過,真正的修煉之前,蕭逸要借助藥力,排除這具身體內存積的廢物、淤滯,打通經脈。這個階段應該很短,蕭逸把它叫做練體期。而這個階段,又分為天地人三階。每一個階次的提升,身體的體質就會有一個質的飛躍,修煉起來才會一日千里。

第5章 沒病找病

蕭逸呼吸吐納,調動氣息,體內的氣息一經刻意的調動,就如同千百只小老鼠一般,在身體的各個經脈間竄動,溫陽通經的藥力,在玄醫真經的調動之下,所過之處,摧枯拉朽般,沖刷著蕭逸這具身體內的阻滯。

十呼過后,蕭逸呼地睜開了眼睛,急速下床,沖進了衛生間,解開褲子就是好一通排泄。

而且,蕭逸滿意地發現,身體表面此刻附著著一層臟兮兮灰蒙蒙的東西,像灰又像是蠟,厚厚的膩膩的,散發著一股臭味。

“這便是這具身體的雜質,一部分走消化道排出,另一部分便從體表排出,再有個幾次,經脈就會完全通暢了?!笔捯菪念^自語道。

排泄過后,蕭逸徹底地洗了一個熱水澡,把渾身的臟東西一一洗凈。

之后,竟再度上床,盤膝坐好,繼續修煉起來。

這一次,經脈內沒有了那么多阻滯,氣息運行起來暢通無阻,剛才服下的溫陽藥力,帶動著暢行無阻的氣息,不斷地沖擊壯闊蕭逸的各處經脈。

蕭逸此刻的感覺,就像是渾身有無數只螞蟻老鼠在啃噬一般,疼痛無比,而且,體表的皮膚之下,甚至可以以肉眼看見一股股波浪般的涌動,所過之處,體表甚至滲出了血珠。

但是蕭逸卻巍然不動,甚至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修真的世界,這種練體的苦楚,只是第一步而已。

一直到天光微微放亮,蕭逸才緩緩睜開了眼睛,沉心感受了一下,卻是眼睛一亮。

“原以為第一次練體,最多能到人級初期,卻沒想到,竟然一下子到達了人級中期的境界,看來,童子之身對于練體期,確實重要啊。不錯!”蕭逸見天光大亮,滿意地推開了房門,來到了前廳。

卻看見矮胖的老秦正撅著屁股,在翻看蕭逸昨夜的藥渣,手里拿著一只筆,還在不停地記著。

聽見了蕭逸的腳步聲,老秦氣惱地撩了一下眼皮,一邊記錄,一邊說道:“昨晚,你用了我人參二兩,白術一兩,通草三兩……一共十六味藥。你,你今年千萬別辭職,少干一天,你都擬補不了我的損失?!?

“過來吃早飯了!”秦曉月適時地喊了一嗓子,替蕭逸解圍。

蕭逸坐了下來,學著曉月的樣兒,做了個鬼臉,逗得曉月咯咯直笑。

老秦氣哼哼地坐到了桌邊,拿起一根油條,狠狠地咬了一口。

“爸,我今天一天都有課,今天的飯,得你們自己解決哦!”秦曉月囑咐道。

“自然是這家伙做飯!難不成等著老板做飯給伙計吃?”老秦齜牙瞪眼地說道。

曉月和蕭逸對視了一眼,相視一笑。

“喂喂,當我死了嗎?當著我的面就眉來眼去的?蕭逸,我嚴重警告你啊,別打我們曉月的主意?!崩锨啬每曜右磺米雷?,瞪著眼說道。

“爸,你說什么呢?真是的,不吃了?!鼻貢栽戮p紅了一張俏臉,佯裝生氣遮羞,急忙背著書包跑了出去。

“死丫頭,女生外向?!崩锨睾认铝俗詈笠煌攵節{,打著飽嗝,站起身來。

蕭逸細致地吃過了這頓早飯,收拾了碗筷,搬了張椅子在老秦對面坐了下來。

診所里一個病人也沒有,倆人就這么大眼瞪小眼地坐著。蕭逸默默地調動氣息,修煉起了玄醫真經,以蕭逸的心性,即便是在鬧市,也依然不影響修煉。

等到老秦把一份報紙來來回回看了幾遍之后,已經是十點過了。老秦焦灼地站了起來,向診所外張望了一眼,之后,站到了蕭逸面前,掐著腰說道:“我說,你在這兒念佛呢?小小年紀,跟七老八十了似的,一上午,連窩都不挪?!?

蕭逸緩緩收了功,睜開了眼睛,說道:“你把診所弄得連只蒼蠅都不愿意進來,我有什么辦法?”

老秦老臉一紅,卻兀自搶白道:“沒人進來,你不會去外面找人進來?”

一說完這句話,老秦這么不要臉的人,自己都覺得害臊。

可是,蕭逸聽完,卻是眼睛一亮,站起身來說道:“聽你說了這么多句廢話,還就這一句有點道理?!?

“呃?”老秦差點沒一口口水嗆死,目瞪口呆地看著蕭逸出了門,“難不成,真能沒病找???”

急忙挪動著肥胖的小腿,跑到了診所門口,卻看見蕭逸過了馬路,向對面街心公園走去。

老秦摳了摳鼻子,不知道蕭逸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卻說蕭逸一路悠哉游哉地走到了街心公園,公園的石凳上幾個老頭在下棋,幾個老太太在曬著太陽嘮家常。

蕭逸站在老頭兒們的身邊看他們下象棋,一會兒的功夫,卻是看得饒有意味。沒想到這小小方寸棋盤間,竟然自有硝煙,讓蕭逸心里驚奇不已。

幾盤棋過后,蕭逸竟手癢難耐,和一老頭廝殺了起來。

那老頭又如何能是悟性極佳的蕭逸的對手,一盤下來,被蕭逸殺得丟盔卸甲。

“了不得,了不得,這小伙子,棋下的太好了!”幾個老頭紛紛稱道不已。

街對面濟世堂的老秦,看清楚了蕭逸的去向之后,差點沒氣死,跺了一下腳,轉回了診所。

“老人家們,我下棋只是初學,和你們比起來,還差得遠呢?!笔捯菀槐P得勝,便站起身來,讓了位置。

“小伙子,謙虛了,棋下的不錯,以前沒見過你,在哪里工作???”老頭兒們閑搭話,問了起來。

“對面濟世堂的?!笔捯菪χf道。

“哦?老秦那鐵公雞,舍得花錢雇人了?”

“不過,他自己都天天干坐著,又雇了一個人,一家人喝風去?”

“唉,就是阿,中醫不如以前了,現在有個病有個災的,誰不是率先去看西醫?”

老頭兒們打開了話匣子。

未完待續...
點擊“閱讀原文”閱讀后續精彩情節

456捕鱼游戏中心app下载 股票涨跌由什么决定视频 佳永配资用得真不错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遗漏 体彩全部玩法规则和玩法 江西时时彩后一技巧 期货股票配资股票融资融资融券模拟炒股软件温州股票配资股票实盘模拟实盘智深金岸投资 快乐10分开奖结果走势图 快乐8登录网址导航 北京十一选五结果1000期 甘肃快3一定牛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