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音樂:一種和生命律動合拍的節奏

日談公園BBPARK2020-04-28 12:31:27


本文轉自“看理想”

由"時代之歌 華語流行音樂大事記"錄音整理而成?



?時代之歌?

華語流行音樂大事記/下

主播|李叔 ?小伙子 ??

嘉賓|馬世芳 ? ? ? ? ? ?


端午節期間,李叔、小伙子與馬世芳老師一起錄制了兩期音頻節目——“時代之歌 華語流行音樂大事記”。三位沿著時間的脈絡,從80年代開始,以10年為單位,細數兩岸具有代表性的歌,并試圖由一首歌背后的人和事,還原那個時代的社會風貌,和那一代年輕人的所思所想。


第二部分,李叔、小伙子與馬世芳老師,從那英聊起,回顧“魔巖三杰”和“四大天王”等風云人物涌現的黃金時代,探討音樂產業探索著發展的幾經變遷,及背后透露出的社會風潮。再回到近10年,獨立音樂人的大熱,從某種程度上回應著人們對好作品的期待,而如今,獨立制作發行,已經成為音樂產業的重要組成部分,也許,現在這個時代,不管對音樂創作人,還是聽音樂的人來說,都會是個更好的時代。

? ? ? ?

點擊收聽完整節目


?

90年代的流行歌曲,反映新時代集體的大興奮

? ?

李叔:大家好,這里是日談公園,我是李叔。

???

小伙子:我是小伙子。

?

李叔:我們今天繼續跟馬世芳老師講講古。

?

馬世芳:大家好,我是馬世芳,我又來了。

?

李叔:上期節目的最后,我們聊到了那英,她在大陸應該是統治了整個九十年代后半段的女歌手。


九十年代優秀的歌手很多,但是統治級地位的男歌手,前半段是劉歡,后半是孫楠,女歌手就一直是那英跟田震兩個人爭后位,甚至還出現過頒獎典禮摔話筒的風波。


這幾個人基本上代表大陸九十年代的一個風向,所以我還蠻想聽馬芳老師講講那個時候臺灣流行音樂的狀況。

?

年輕時的那英


馬世芳:九十年代是以臺北為基地,作為中文流行音樂的產制中心,大概就是最輝煌的時代了,從七八十年代校園民歌一路發展上來,到了九十年代真的是能量的總爆發。


而且因為經濟還不錯,社會上熱錢多嘛,然后海峽兩岸交通很熱絡,大家都在全力爆沖撲向新社會、新時代、新想象,所以流行歌曲好像就是在反映那種集體的大興奮。

?

大家耳朵都是張開來的,什么樣的東西都可以試試看,我覺得現在想想王菲的崛起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Shirley時期的王菲


她一開始去香港還叫Shirley的時候唱的那些歌,到后來開始跟張亞東、林夕合作,然后跟臺灣這邊的音樂人開始更密切的合作,那是完全不一樣的狀態。

?

但是我覺得,王菲的成功一定要先經過香港那一段,然后也一定要有臺灣的這些企劃、音樂幕后團隊一塊,去成全王菲后來的這種橫掃亞洲的天后的等級。沒有了張亞東,沒有了林夕,沒有了臺灣唱片公司團隊,也不會有后來的王菲。那全部的元素必須是一塊的。

我覺得香港的樂壇在九十年代跟世界先鋒的流行音樂技術更相通,香港獨立音樂圈也好,或者是香港的音樂人也好,像他們的樂隊玩出來的東西早在七十年代就已經非常厲害了,電子的元素也已經玩得特別好。

?

這些東西臺灣的音樂人當時要掌握還是有一點吃力,臺灣人作抒情曲,作民謠風還可以,但是玩樂隊的東西或者要玩電子的東西,還是比較吃力。

?

香港有那樣一個特別好的、開放的音樂環境,還有一種文化開放性,也是站在全世界的最先鋒往前爆沖的狀態。它的整體的企劃、包裝、視覺全部是一體的,也包括像跟王家衛合作弄電影什么,它就變成了一個世代的新生的象征,那再加上林夕的詞,重新定義了中文流行歌曲可以走的多遠。


?

歌星越來越多,CD越做越好,唱片卻越賣越少

?

馬世芳:那時候的市場也一下膨脹起來了,其實說起來在整個九十年代景氣最好的時候,唱片可以隨隨便便賣幾十萬張、上百萬張的。


我記得1998年臺灣的實體唱片的銷售額是有史以來最高的一年,大概年營業額是123億新臺幣,換算成人民幣15的話大概是二三十億吧,就臺灣那么小小的島。


李叔:兩千萬人。

???

馬世芳:對。但是實際上這個行業的從業者人數非常少,專業的作詞作曲、制作編曲、演奏的人其實并不多,說真的,真正在第一線的這個行業的從業者可以穩定工期、品質好的作品的人,我沒有去確定的數字,但我估計是100人以內。全部加起來。


李叔:本來我想幾百人,原來都沒有。

???

馬世芳:沒有,真正拔尖的大概就一百人以內。

???

小伙子:那大家豈不是很辛苦,日夜開工。

???

馬世芳:非常辛苦,生意好的,錄音師幾天幾夜沒法睡覺,日夜開工、車輪大戰,累了就只能睡在錄音臺下面瞇一下然后再爬起來,三天沒洗澡這是常有的事情。樂手也是一樣很辛苦。

?

市場的需求量太大了,一定是要借鑒國外的東西,所以要借香港的,要借日本的,要借韓國的,要借西方的。



那再加上九十年代有一個非常重大的事情是國際唱片集團到臺灣直接設立分公司,他們收購臺灣的唱片公司,在九十年代有一波大收購。飛碟賣給了華納,上華也賣了,滾石堅持不賣,后來應該有短短的后悔過(笑)。

?

除了這些賣掉的,其他的國際唱片公司像EMI、寶麗金、環球都到臺灣來設立分公司,那這個就會促成一個現象,版權的交易是全球性的,作品的內容不再只看本地的創作。


而國際公司他們看中的是每年的報表的數字,不見得馬上要掙錢,但是報表的營業額要做大,所以你要大量的發行,大量的簽,然后把餅越做越大,做得越大越好。

???

李叔:感覺像是有點泡沫。

?????

小伙子:那時候我印象中,因為那時候我們去買磁帶嘛,基本上每周都會有新的,永遠會有。

??????

馬世芳:后來你看口水歌的東西出來了,對不對?就是拿來冷飯熱炒。因為內容生產不來,就只好去冷飯熱炒,所以口水歌的東西有一段時間就一大堆的東西出來,新歌加精選開始出來,然后專輯一直改版,包裝越做越大,也是那個時候開始的。

??????

李叔:所以黃舒駿在《改變1995》這首歌里唱道:“歌星越來越多,CD越做越好,唱片卻越賣越少?!?/span>

???

“九四新生代”&“魔巖三杰”帶來的一把中國火

?

李叔:不過這樣說起來的話,在整個九十年代臺灣跟大陸的狀況其實有點相似,大陸也是經過了八十年代的這些起起伏伏,到九十年代基本上沒有再受到什么外力的束縛,基本是市場在說話。

?

在九十年代初的時候,我們迎來了一個巨型的爆發,我們一般稱為“九四新生代”。九四年的時候,流行音樂、搖滾音樂、民謠音樂都有一個大爆發式的增長,甚至是迎來元年。

?

《校園民謠1》卡帶


九四新生代一般來講是當時北京一撥人,然后廣州那邊一撥人稱為嶺南歌手,廣州那邊就包括毛寧、楊鈺瑩、李春波、甘萍、高林生、黃格選、林依倫、陳明,這當時真的是火的一塌糊涂,打開中央電視臺天天都是這幫人。


小伙子:電臺里面的歌曲榜前十名,基本上就全是這些人。

???

李叔:北京這邊就是陳紅、陳琳、潘勁東、謝東、孫悅,當時北京的樂壇、廣東樂壇兩邊還有點那種南北要較勁的意思。

后來這兩撥人大家一起開了個會,叫什么九四新生代光榮與夢想座談會,大家一聊就覺得說,這個天下不就是咱們的嘛,感覺整個樂壇達到一個巔峰的時代,而同時那一年大地唱片發行了《校園民謠1》,所以1994年被稱為是校園民謠元年,《同桌的你》《流浪歌手的情人》《睡在我上鋪的兄弟》都在那張音樂合輯里,老狼、高曉松都是那年出來的。


馬世芳:那是很重要的。

???

李叔:然后同時紅星生產社1994年成立。


小伙子:第一張專輯鄭鈞《赤裸裸》也是94年。

???

唱片《赤裸裸》封面


李叔:然后“魔巖三杰”也是1994年出來的。94年發生了很多事情,在那個時代給我們留下了一個非常非常深刻回憶,我們覺得原來大陸的流行音樂也可以這么厲害。

?

甚至借用何勇的一句話來講就是:“四大天王,除了張學友是唱歌的,其他都是小丑?!碑敃r真的是有一點點這種感覺。

在內地,南北會有對峙,大陸和港臺也有這種關系,大陸的音樂人想去那邊踢個館砸砸場子,然后就有了“搖滾中國樂勢力”的那一場演唱會,有點揚眉吐氣的感覺。

? ?

小伙子:我覺得有點被神話了。

???

李叔:現在說起來其實是有點被神話的一個時代,我不知道你在那邊除了對他的作品本身有非常深刻的印象之外,對他的這個人有沒有什么了解。



“搖滾中國樂勢力”時的竇唯、何勇、張楚(前排三人)和唐朝樂隊(后排三人)


馬世芳:我們在臺灣聽魔巖三杰,對他們的個人完全不了解,我可能還稍微多了解一些。我第一次到北京是96年,那時候就有算是認識了一些當時在中國火工作的哥們。


所以大概算是稍微多了解一些的,但是對一般的臺灣聽眾來說中國火的影響力并沒有那么大,可能還比不上崔健在八十年代末期《一無所有》的那個震撼。

小伙子:這個還蠻意外。

???

馬世芳:對,因為到了九十年代,因為你看“中國火”真正系列火起來是94年,那時候大家忙著聽自己人的東西,而且“中國火”的音樂走向對當時臺灣的聽眾來說還是比較陌生的。

?

我個人當然是特別喜歡,我也認識很多朋友愛張楚愛得不行,喜歡竇唯喜歡得不行。但是在市場的表現上來說是差強人意,所以兩岸的影響力是不能相比的。


何勇《鐘鼓樓》,94年“搖滾中國樂勢力”演出現場


《鐘鼓樓》這個歌確實特別好,而且是何勇所有作品里面最特別的,完全不是朋克青年,他變成了一個溫情的、敘事的抒情詩人。

?

我覺得老在講什么接地氣,這事情勉強不來,真的,你裝不出來,你硬要把一些符號拼接進去想取悅陌生聽眾,一聽就會被看穿的,你得要真的人浸在那里頭,發自內心的寫,那么你寫最在地的東西它仍然可以有一種普遍的感染力,我們聽宋冬野唱《安河橋北》也是一樣嘛。

李叔:對,所以當時魔巖三杰在臺灣的影響更多的是不是還是在音樂行業的業內的。


馬世芳:大概就是業內的一部分人,市場上一小撮文藝青年。

?

?

互聯網改變了音樂產業的格局

?????

李叔:剛剛我們提到九十年的輝煌時期,臺灣我不是非常了解,大陸正好就是在所謂的“九四年新生代”爆發之后95年就開始走下坡。

?

因為首先95年有一大波解約潮,很多藝人他也剛進入唱片體制,然后就搞不清這個規則,有很多的糾紛出來,好像感覺一直到99年之前沒有什么讓人眼睛一亮的新人,沒有扎堆出現。

直到1999年羽泉、樸樹、花兒樂隊、金海心集體出現,包括韓紅也是在那前后出來的,大家覺得說好像樂壇要變得比較有生氣了,再加上正好99年的時候有兩個搖滾廠牌開始發出聲音,一個是摩登天空,一個是嚎叫唱片,嚎叫唱片就是無聊軍隊那波人,做的是朋克。


90年代末的樸樹


摩登天空是最早那一批包括舌頭、蒼蠅、底里、木馬,給了中國搖滾樂一個全新的表達方式,讓人覺得好像還是蠻有希望的。

?

我不知道臺灣在90年代的后半段,有沒有剛才提到的唱片業的泡沫,后來這個泡沫又是在什么時候破滅掉的?

???

馬世芳:九十年代還可以的,你想想幾個天后大概都是九十年代后半出來的,許茹蕓、孫燕姿、蕭亞軒、張惠妹都算是,九十年代后期出來了幾個真的還是蠻厲害的天后級的唱將。

?

五月天是在1999年發第一張專輯,周杰倫是在2000年,所以那幾年看起來還可以,那臺灣的唱片市場感覺到大難臨頭應該是要再過幾年。


五月天的第一張專輯


大概是2002、03年,那時候MP3開始全面進攻校園,大家開始在網上下載,在宿舍自己架FTP,就不再買CD了,唱片公司開始恐慌了,開始采取法律手段對付這些學生,結果引來極大的反感,而且這根本就已經不可逆了。


李叔:進入互聯網共享時代了。

?????

馬世芳:是啊,個大概就是從03、04年開始每年都覺得是谷底,接下來下一年發現谷底還可以往下坑,坑里還可以再挖個井。


李叔:所以就正好是在這個所謂谷底上,大陸這邊出現了很多的大家認為是救星的一些風潮,而且大都是在2004年發生的。

?

一個是彩鈴時代到來,大家說彩鈴救音樂,那時候他們很多一首歌可以賣幾千萬,大家想這個東西原來可以幫我們,因為那時候大陸一樣是盜版免費下載,這時候發現彩鈴可以賣錢。


后來發現兩個問題,第一是你分不到錢,就跟以前很多發行公司瞞報版稅一樣,賣一百萬張告訴你賣十萬張,你也沒地方可以查,彩鈴更是這樣,他賣了多少你是不知道的。


第二是好賣的就是那些東西,比如龐龍、楊臣剛的《兩只蝴蝶》、《老鼠愛大米》、《求佛》以及后來的鳳凰傳奇等等這些,轉了一圈,唱片行業發現還是不行。


2005年的超級女聲


這時候選秀又來了,說超女、快男這類選秀可以救音樂,后來發現他們從某種意義上是救了音樂,但是他們救音樂的方式是讓唱片公司徹底失業,因為大家不需要唱片公司了。就在那幾年我在唱片公司上班。正好趕上這么一個時代。非常奇妙。

???

小伙子:人家都簽到那些公司了,選秀公司去了。

???????

李叔:其實我還蠻好奇現在臺灣樂壇什么樣子的,大陸的樂壇,我如果僅僅因為一個樂迷的身份來講,這個時代只能說是太有意思了,之前所有的東西全都感覺灰飛煙滅掉了,包括下面傳統所謂唱片藝人的比例越來越小,甚至也要靠參加選秀和綜藝節目為自己加分,比如像李榮浩、李健他也要去參加《我是歌手》。


李健在《我是歌手》的現場


然后同時老的這種選秀藝人包括張杰、張靚穎、周筆暢、李宇春,要不在消耗自己之前的這些人氣,要不然在人氣下落的時候參加一個綜藝節目,然后同時在我們關注不到的角落,網絡歌曲如火如荼,比如說QQ音樂三巨頭:許嵩、汪蘇瀧、徐良,我不知道您聽說過沒有?

???

馬世芳:真沒聽過。

???

李叔:我也沒聽過。然后就火得一塌糊涂。

???

小伙子:特別火。

???


新時代的獨立音樂人:各自有各自的玩法

?

李叔:與此同時還有那種純的偶像型的藝人,還有古風歌手,直播類的歌手,虛擬歌手,花樣眾多,這個時代變得越來越分眾了,大家完全在玩不同的東西,如果你往回倒到上一個10,那些所謂的網絡歌手他還是希望得到這種主流世界的認可,但是現在大家不在乎這些東西了。


馬世芳:其實這就跟網紅一樣嘛,我不需要電視臺來報道我,我自己做自媒體也可以掙錢。

???

李叔:直接賺錢了。

???

馬世芳:就沒問題了。

???

小伙子:這就是分眾市場的魅力吧。

???

李叔:所以我還真不知道臺灣這邊樂壇的狀況,跟大陸有沒有相同的還是不一樣。

???

馬世芳:不一樣,市場規模級別差太多,所以我覺得臺灣的音樂人比較不會有那么多非分之想了。

李叔:比方在臺灣做喊麥肯定賺不到錢。

???

馬世芳:所以在臺灣做網紅要掙到那么多錢是很難想象的,基數差太多了。那做音樂也一樣,你要去像在這邊要做那樣的網絡歌手在臺灣也沒有那樣的條件。

?

我覺得這個時代,總的說好的音樂不比任何一個時代來的少,我覺得是有非常多特別精彩的作品,只是唱片工業垮了嘛,所以你不可能像以前那樣所有人都去聽同一個東西。周杰倫的時代可以,五月天的時代還可以,現在不可能了。

?

所以也就沒有這樣的非分之想了,大家就回到分眾市場的世界里,認認真真老老實實的好好的把作品做出來,我會用什么樣的方式讓對的人聽到我的東西,然后發揮正確的影響力。

當你沒有那么多非分之想,回歸到作品本身來看的時候,你擅長的事情可以把它發揮到最好,有可能可以走出一片天空,不見得能夠過得多滋潤,不見得能夠馬上就掙得滿缽滿盆,出場費不見得馬上就幾十萬,但是至少有辦法讓你在這個行業里面一步一步繼續往下走,我覺得還是有機會的。

?

有才華的人永遠都有,這一行也從來都沒有容易過,可是話又說回來,科技的進步雖然毀滅了這個行業很多產業面的事情,但是也讓做音樂的門檻降得很低。

李叔:它毀滅的是唱片行業,不是音樂行業。因為我個人看音樂行業還是偏樂觀的,包括剛才馬世芳老師說的這個年代好的音樂不比任何一個年代少,這點我還覺得蠻認同的,很多時候你覺得少是因為你沒有那么關注。

?

而且現在這個時代給音樂人的這種無論是哪種音樂人,給他的空間和未來的選擇其實更多,包括現在像大陸這邊像之前的GALA,逃跑計劃,宋冬野還有麻油葉廠牌的那些藝人,到后來的好妹妹、陳粒、陳鴻宇。


同時作為獨立廠牌創始人和創作人的陳鴻宇


他們里面有的人還在依托在唱片體系,像摩登天空這種公司來包裝自己,很多人完全不需要唱片公司,就完全靠網絡行銷的東西包裝自己,或者自己做一個唱片公司。

???

小伙子:自己給自己運作的太多了。很多歌手比如像郝云什么的也是自己的公司在自己運作自己。

???

李叔:對,所以現在他們在音樂推介上,已經是一種自下而上的方式,就是順應現在整個網絡時代的這樣一個架構。


?

流行音樂:一種和生命律動合拍的節奏

???

馬世芳:對,我想,摩登天空也是獲得了巨大的投資,往全世界發展,要讓現場音樂這件事情可以更好的運作下去,并且是真正能夠用世界級的專業服務樂迷、也服務音樂人。

?

我覺得,在這個熱錢滾滾的時代,能夠有資金去投入這個領域的開發,雖然很多事可能是做白功,或者不見得一開始那么準確,但這方向絕對是對的。就像當年縱貫線,兩年巡演建立起以前沒有建立起的一些事情,五月天的巡演建立起以前沒有建立起來的可能性。


縱貫線樂隊

???

李叔:大家都能找到自己的一個玩法,包括我其實今天跟馬老師聊薛之謙這個藝人蠻有意思,他現在在大陸超級火,火得一塌糊涂,在他身上集合了幾個時代的特性。


首先在唱片時代,他本身是一個還不錯的創作型的藝人,同時他又是選秀時代留下來的一個人,拿過我型我秀的冠軍,但是一直沒有火,最后在網絡時代靠寫段子,上綜藝節目火了,然后又回歸成一個歌手,一個創作人。


綜藝節目中的薛之謙?? ?


馬世芳:在這個時代,這個方法不行,你就試試那個招,好像有各種路可走的樣子。

??????

李叔:對,所以當大家唱衰今天的所謂唱片或者音樂產業的時候,我都會想說:“你們是真沒見過慘的時候”,曾經有一位樂評界的前輩,金兆鈞老師在他的一本書叫《光天化日下的流行》里面寫一句話:

?

“當中國現代歷史上最重要的一頁掀開的時候,一種歌曲像一個幽靈一樣在中國大陸上徘徊,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激烈的攻擊,在一些人那里,他是資產階級進行和平演變的工具,在另外一些人那里,它是對藝術純正性的侮辱,在一些人那里,他是社會風氣變壞的催化劑,是誨淫誨盜的靡靡之音,是不登大雅之堂的音樂垃圾,但是在更多人那里,它是一種親切的聲音,是一種對生活的暗示,是一種和生命律動合拍的節奏,就是我們今天稱作的流行音樂”

?

比起那個時代,我覺得現在這個時代還是可以的,相信明天會更好。

???

馬世芳:希望是這樣。

???

??


那親切的聲音



還沒關注日談微信公眾號的同學趕緊關注哦

點擊“閱讀原文”收聽本期節目

456捕鱼游戏中心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