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流行音樂開始借綜藝的東風

骨朵網絡影視2020-05-21 14:30:14



??文?│?崔百珎



除了從短視頻平臺走紅的“土味流行樂”,越來越多流行起來的歌曲都是借了綜藝的東風。


在娛樂信息爆炸的當下,一首歌“走紅”的方式是多維度的,但是,中規中矩從音樂領域直接擊中受眾的情況越來越少。最直接的表現就是近幾年國內的唱片業不景氣,以及音樂唱作人、流行歌手走紅速度、數量的下降。


好在,隨著綜藝節目的蓬勃發展,不少優秀的歌曲隨著知名節目的聲量,潛移默化的出現在其中,逐步被廣大觀眾所熟知。甚至,還“捧紅”了幾位“新人”。



例如,《明日之子》中捧著毛不易人氣飆升的《消愁》,借《向往的生活1》片尾曲位置“翻紅”的《農夫漁夫》。另外,王嘉爾曾在新歌《papillon》發布不久,就登上了《明星大偵探》做展示。還有在第一季《跨界歌王》時,唱著《快讓我在雪地上撒點兒野》回歸了大眾視線的潘粵明。


春去秋來,萬事萬物都躲不開更新迭代。如今,國內流行樂的“流行渠道”也完成了從傳統唱片業向更多維度新型傳播媒介過渡的階段——其中,最大眾的方式就是借助綜藝節目。


國內唱片業蕭條,創作型音樂人難出頭


從本質上來說,流行樂的存在對于大眾來講,是娛樂生活的一部分。它重要,但不必要。所以,在娛樂生活日漸豐富的過程中,大眾范圍內流行樂的重要性在降低了。


而且,隨著互聯網的發展、科技的進步,即便是對流行音樂有需求的人群,也未必選擇購買唱片。在《貴圈》做過的一個調查報道中,曾揭露了唱片走向落寞的根本原因:人們體驗音樂的方式改變了。


以前,判斷流行樂有沒有“流行起來”的一個重要指標,就是看專輯的銷量。當年,娛樂圈中唱流行樂的音樂人占據很大的一個席位,兩岸三地的流行音樂人都會出唱片、賣磁帶。



前段時間,“高曉松跟樸樹借錢”的新聞,讓大眾知道了這兩位音樂人之間因為15萬元的交情。然而,通過樸樹從“大方借出15萬”到“著急要回15萬”的現象,也從一個側面反映出了流行音樂的發展縮影。畢竟,1999年的時候,樸樹的首發音樂專輯《我去兩千年》收獲過百萬銷量。


去年夏天,音樂類選秀節目《明日之子》讓創作型音樂人毛不易“紅了”。在一個娛樂性與觀賞性并存的選秀節目上,毛不易的幾首原創歌曲受到了追這檔綜藝節目的觀眾的關注,而后,才是通過音樂app、社交軟件等方式,再做二次傳播。


綜藝給流行音樂人帶來的直接紅利,透過《明日之子》在毛不易身上展現的淋漓盡致?!断睢芳t遍了大江南北,甚至連娛樂圈內人都紛紛點贊。節目結束后,毛不易帶著在節目中唱過14首原創流行歌曲的底氣,逐步靠近大眾了解的“音樂人”群體。



至今,毛不易仍舊活躍在娛樂圈,或參加綜藝節目,或給影視作品、游戲,寫歌、唱歌,從而助推該作品的宣傳維度。例如,游戲《王者榮耀》的人物主打歌《項羽虞姬》,迪士尼電影《尋夢環游記》主題曲《請記住我》,電影《無問西東》宣傳曲《無問》等。


但是,毛不易的“走紅”是個特例,幾乎無可復制。


從小眾走向大眾,綜藝節目是捷徑


唱片業蕭條,并不意味著音樂唱作人想要走紅的路被“堵死”了。方法還是有的,但要善于運用。


今年,歌唱類綜藝并不被大眾看好,甚至不少專業人士都發聲說“歌唱類綜藝走向末路”。然而,音樂人想要從小眾走向大眾,從籍籍無名紅遍大街小巷,歌唱類綜藝仍然是不二之選。


Q2季度,有不少歌唱類節目紛紛上線,例如,《無限歌謠季》《我想和你唱》《完美搭檔》《跨界歌王3》等。然而,無論節目形式是模仿秀還是比賽制,無論節目元素是星素結合還是全明星陣容,這些節目總會帶出一定的歌曲,而通過這樣的渠道,可以讓一些歌曲有機會推向更廣泛的聽眾人群。



毛不易在《無限歌謠季》中唱了一首《今日我離別》,歌曲好聽但彈幕上鮮有觀眾知道這個歌曲,甚至在節目現場的舞臺上,楊迪等一眾嘉賓,也明確表示沒有聽過這首歌。毛不易說,有很多小眾的音樂人,需要被大家注意到。


緊接著,該節目中登場的音樂人符龍飛,在節目中標注的頭銜也是“唱作人”、“音樂制作人”,然而,由于他一登場是“蒙面”的狀態,即便是在場的圈內人也沒人準確猜出他是誰,彈幕上的觀眾更是從“鹿晗”猜到“何炅”。



直到節目組請這位唱作人摘下面具,甚至播放介紹他的專屬短片的時候,仍然有不少“不認識耶”的彈幕飄過。更讓人心酸的是,短片中介紹符龍飛是在2010年出道的,距今約八年的時間,仍舊不溫不火。符龍飛在節目中說,自己不算新人,只是出道了很久還沒有“火”而已。


雖然,借助歌唱類綜藝節目推出自己的歌曲,是最優選擇。但是,近幾年走紅的創作人中,有相當一部分人并不是依賴自己的“主業”。就有不少音樂人通過綜藝節目中的娛樂表現獲得大眾的關注。例如,助推毛不易走紅的薛之謙入行多年,最后讓薛之謙本人走紅的是在綜藝中的“笑點”,然后,才是薛之謙的更多歌曲被更大范圍內的聽眾知道。再如,從多檔綜藝里走出來的王嘉爾。


互聯網的發展、科技的進步,決定了唱片業難以再現往日的輝煌。在這樣的前提條件下,國內流行音樂的“流行”與否,也得借一下綜藝節目的“東風”。




──────?推薦閱讀?──────

侶皓吉吉?│李駿?│?

俞杭英?│五百?│?小豬佩奇

工夫影業?│?網大消亡率?│?孔笙

胡一天?│?蘿莉大叔戀?│?國家寶藏



456捕鱼游戏中心app下载